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人生感悟

悠然见南山

2018-08-23 12:51编辑:admin人气:


悠然见南山
>

从老屋的庭院往南二里,跨过一条依河而建横穿两个村庄平坦葱绿麦田的公路,再往南走二里,就到了川道人每天都要提及且生活里不可缺少的南山了。

小时候,我问哥哥南山里面有什么,他说有川道里没有的野果子、中药材、树木和美好的生活。我问父亲南山那边有什么,他说有西安市、北京城,还有大上海。于是,我便总是渴望能去南山采野果、挖药材,也梦想着能翻越南山去省城看看冒白烟的火车和坏了腰的公共电车,向往能去古老辉煌有天安门和长城的北京城,期待着走近涛涛的黄浦江看看繁华而光怪陆离的大上海……

一天天长大之后,我发现他们说的真是那么回事。

一场春雨过后,扶老携幼的人们便蜂拥着挤进南山获取艰苦生活中的微薄幸福,这第一桩大事当是捡拾碎花似的黑色地软。因为雨水的浸润,干碎的地软膨胀成玉米粒大小,一天下来也能捡到三五斤,可以做素馅的包子或晾干换成油盐钱。紧接着,南山上的松树槲树槐树榛树和乔木林便在鹧鸪的鸣叫中绽芽开花,伴着各色花儿的清香和阵阵松涛,苍翠欲滴的南山变成了深绿色的海洋,也迎来了端午节的粽子飘香。既然要包粽子,怎么可以少了香气独特的槲叶呢?女人们再次涌进南山,顶着火辣辣的太阳爬高上低出溜摔跤地打槲叶,即使被随时出现的壁虎长虫吓得神情骇然,也绝不会丢掉手中的树叶,因为清肠寡肚的孩子和老人们对粽子期盼已久,何况这还是年后最隆重的节日。再说了,在龙口夺食时节从烈日下炙烤的麦田垛场满身疲惫回到家中,剥开一个或白或红或金黄用大米高粱谷子做成的香气四溢的粽子,有钱人蘸着白糖红糖蜂蜜水没钱人直接下口食用该是多么满足呀!

秋天来临的时候,学校总要给孩子放两次勤工俭学假,一次要每人上缴干公鸡草根三公斤,一次要上缴指头粗细的山楂树五棵,不缴实物就缴纳四块钱。穷苦农民自然是缴不起钱的,便让孩子们自己钻进南山去寻宝。拎着小镢头,背着冷馍馍,就着山泉水,汗流浃背的孩子们三五成群翻山越岭地找树挖草,看到公鸡草就呼唤雀跃,找到山楂树就奔走呼叫,却能做到见者有份不会为争抢胜利果实打架,全然忘记跋涉和奔波的艰辛。遗憾的是,年幼无知的我们看着满树绛红的山楂却不知道它竟然是可以卖钱的药材,只是在塞进嘴里发现酸涩难忍无法下咽就弃之如敝履。冬日里,忙完了农活的人们依旧闲不下来,父子兄弟搭成伙,扛着扁担镢头斧子镰刀拉着架子车又一次走进南山,砍松树梢子割灌木条子挖松树疙瘩,囤积过年和来年做饭的柴火。当庭院里到处流溢着油松和木材清香时,暖意融融的新年便近在眼前了。

当我翻越南山走出秦岭在外求学工作后,终于走进省城看到了冒着白烟的火车坏着腰的电车退出历史舞台,体悟到了天安门的雄伟美丽和北京城古朴与现代的共融,感受到了黄浦江的广博和大上海的时髦与沧桑。曾记得那时,老师总是鼓励我们要翻越南山考取秦岭外面的好学校,走出乡村成为城里人。南山既给了乡下人美好生活的深情馈赠,也成为乡村人奔向幸福生活的眼前目标。

后来,南山究竟是什么山竟成了我的疑惑。这让我想起了上世纪五十年代,南山人房程华创作的民歌《唱得幸福落满坡》,那欢快质朴的曲调和平实的歌词描绘出了农村丰收的景象和美好生活带给农民的喜悦。再次唱这首歌时,眼前展现的则是新农村发展的秀美画卷:“南山岭上南山坡,南山坡上唱山歌,唱得红花朵朵开,唱得果树长满坡……田坡林坡花果坡,绿草青青牛满坡,南山坡上放声唱,唱得幸福落满坡”。也让我想起了久远的唐朝诗人王维描写南山的“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表达出身处绝境时不要失望,因为那正是希望的开始极富禅意的人生哲理。想到了孟郊的“即此悔读书,朝朝近浮名”,顿悟出既然南山的景色如此之美我何不身居其间,当初何必还要刻苦读书天天去追求那些虚名浮利呢?如今,当“在秦岭的南坡有一个地方叫商洛”成为“秦岭里最美的地方”后,我更为自己生活在“采菊东篱下”“草盛豆苗稀”的南山而庆幸,那种超然无求的心态和闲散飘逸的生活,当是我们最该拥有的状态。

(来源:http://mvarabians.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mvarabians.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