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情感文章

一路梅香

2018-06-11 10:50编辑:admin人气:


一路梅香
>

深冬腊月,阴霾的黄昏,天真寒冷!寒冷的雨一直不停地下着,淅淅沥沥,越下越大。雨里不时还夹杂飘飞着一片,一片的雪花……

公交车已经快装满了人,但还没启动。装饰着华而不实,美丽广告车身的公交车,整个看上去就像一个巨大,彩色冰冷,僵硬呆板铁壳虫的尸体,安静在车站雨中。我坐在靠窗的座位上,借偷着黄昏阴暗冰冷的光线,看着那本刚买的《时尚》杂志。突然,一个老妇人背着一个大稀囊背篼挤背上车来。车内,走道空间本来就很拥挤狭窄了,再经过她的大稀囊背篼一拥挤,一横竖上下左右的“霸占”,就更显狭窄拥挤,感觉把车都快要填塞满爆了。

人们依旧各得其所着自己的事情。我依旧看着自己的杂志。

“买花,买花吗?有人买花吗?……刚剪下来的,最好的磬口素心腊梅。”车内里鸦雀无声。“买花,买花吗?有人买花吗?……刚剪下来的,最好的磬口素心腊梅。”老夫妇继续喊卖着,车内里依旧鸦雀无声。“买花,买花吗,有人买花吗?……刚剪下来的,最好的磬口素心腊梅。”老妇人粗破,带着嘶哑,有些像鸭亲的声音比先前提高得更高了。车内有人开始有点躁动。但还是没有人想要买的预兆迹象。

此时,我把目光从那本刚买的《时尚》杂志里移动出来,抬头来,看见那老妇人具体模样情形:——她估计70好几了。身高1点5米左右。一只眼睛睁着是眼睛,另外一只眼睛不是眼睛,只是一条叫人恐怖,恶心的肉缝。满脸皱纹,跟苍老的松树皮差不多。手指就像几根干的竹枝棍。周身的皮肤透红着。白里带黄,稀疏的头发湿透的,紧贴着头皮。皮肤,头发……那样子,很是不正常地病态出来,跟我在电视,或资料上看到的西方的某类外国人差不多。一件看上去好几年都没洗过,破旧的灰黑棉袄。一双破旧,沾满厚厚污泥的黄胶鞋,和她头发一样,也是湿透的,甚至比她头发湿透得还严重。还有,似乎有些微微哆嗦抖动的,紫黑的嘴唇,裸露的脚踝……总之,她的一切,一看就知道她一个乡下农村老妇人。而且还是一个条件相当很不好的,病弱的乡下农村老妇人。

“快滚下去!日妈拿在车上卖啥子嘛,卖!”驾驶员上来了,骂道。“我不是专门到车上来卖的,我赶车回家,随便看能不能卖一把,卖点车费。”老妇人对驾驶员解释说。驾驶员将信将疑,满怀鄙夷的目光打量着她。满车的乘客与驾驶员“异曲同工”,整齐地把目光嵌放在她身上。“那就把大稀囊背筐放到前面来,背筐买一张票!”驾驶员满脸怒色的说。“我天老远的,天不亮到城里来,一天都还没用卖到几分钱,中午饭都没吃……背篼还要一张票呀!”老妇人带极其不情愿的口气,继续对驾驶员说:“早晨来的时候,驾驶员都没有喊我卖票,现在还要卖票?”“早晨是早晨,现在是现在!”“现在就不是一个天了,你们屙尿变!尿都还没有屙,就变了……”老妇人和驾驶员争吵起来,执拗不买。“赶不赶,不赶就马上给老子滚下去!”驾驶员从驾驶台过来,推嚷着拉她的背篼。梅枝头的梅花朵,花瓣,花蕾,花香……撒落了车内一地。全车的乘客看到他们的争吵,没人去关注她的梅花,更没人去看一眼地上的花。几乎全都不约而同,倾向站在驾驶员一边,愤怒地叫道:不赶,就快滚下去!别耽搁我们的时间,我们还要回家!老妇人在车上就像一颗投到茅厕里的炸弹,或一只过街老鼠……或一只粘贴在人们脸上的绿头苍蝇。

——那愤怒地叫道的人群里,其中也包括我一个,大概还是愤怒里的,最愤怒的一个。

天开始黑下来,雨一直夹杂雪花不停地下着,老妇人执拗不过,无奈地从脏破旧的棉袄衣袋里,拿出几张皱巴巴的1角,2角,5角,1元的硬币,纸币买了车票。

公交车终于启动了。窗子跟密封的一样。车内的人们跟车没有启动时候一样,各得其所着自己的事情。看书的看书,玩手机的玩手机,戴着耳机听音乐的听音乐,看电视的看电视……老妇人抓着车里头顶上面的扶手,站在拥挤的过道上。就像一个存在又根本不存在的多余人。

车里,依旧鸦雀无声。那些被人们践踏成泥,孤苦伶仃的梅香也鸦雀无声。

“车里有没有人丢手机?”老妇人高声喊道。没有人出声。“车里有没有人丢手机?”老妇人提高了声音,继续高声的喊道。 “哎呀,我的手机!我的手机!我的手机!……怎么会在你那儿呢!”一个披肩秀发,穿着雪白羽绒服,高筒靴,挂着银耳环,戴着金戒指,涂着口红……依偎在一个帅哥怀里的美女尖叫道。大家不约而同的,又把愤怒的目光齐刷刷地放落,固定到她身上。“我刚才上车的时候,看见车门旁边地上有个手机,心想可能是车上的人丢了的,就捡上来了。”“说得轻巧,提根灯草。”“吔—狗日的,还看不出呢,那死老婆儿,那个鬼老婆儿,肯定是她模了那个美女的手机,看她那个样!”车里有人开始说道。然后又有几个人这样说。然后车上几乎所有的都那样认为。“我怎么可能摸到她手机嘛!她在车最后里面那个位置,我根本过都没有过去,也没法过去……不相信,你们看手机上还有地上的湿泥巴点点。”我看见那手机是个高档的“苹果”。那美女接过手机,连谢谢的话都没有半句。继续和那个帅哥,也许是她的男朋友搂抱亲昵去了。就这样,这手机风波总算平息过去。

……老妇人下车了。那时我才发现她是一个瘸子,除了在车里看到的她的情形之外。

她背着那一大稀囊背篼梅花,一瘸一瘸艰难行走在风雨里……很久,很久之后,一丝梅香的透明飘回车上,在车里残瘸美好着。更抑或是一种残瘸美好,美好着“我”,美好着人们“残瘸”心底,随车一路前行:——天黑了!也更冷,更真实了!

(来源:http://mvarabians.com)

上一篇:青瓦_1

下一篇:暖年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mvarabians.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