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情感日记

奔跑的花香

2018-08-07 09:44编辑:admin人气:


奔跑的花香

    美是属于一切人的,也需要一切人来呵护。

    有时,一枝玫瑰会拯救一场爱情;

    有时,一束康乃馨会安慰母亲苍老的心。

    因为工作关系,我在单位附近临时租了一间房子,房子虽简陋,却不乏雅致,窗台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鲜花。想必房东是个爱花之人,只是不知什么原因,房子空得太久,花也很久没人照应了,一个个颓丧地耷拉着脑袋,对阳光不理不睬,对新来的主人不理不睬。我对花草无甚兴致,就想把它们全都清除掉,妻子阻挠说:“这里环境不好,养几盆花能让空气清新一些。”

    妻是个喜花爱草的人,弄了些松软的肥土,把花们挨个地移植到新的环境中去,在她的精心侍弄下,奄奄一息的花们渐渐抖擞起精神来。

    我对此颇为不屑,心想没必要替别人养着这些花,妻不同意这种看法,她说倒是应该感谢房东留下的这些花,让她有了一份好心情。不管我如何冷言冷语,妻照常我行我素。每天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为花们洗脸、梳妆打扮,乐此不疲。

    妻要出门几天,临走的时候特意叮嘱我一定要照看好那些花,而且每天晚上给我打电话时都要问上两句譬如“给花浇水了吗?”“有没有花开”之类的话,听得两耳都生出了茧子。然妻子有命不得不从,只好从宝贵的业余时间里挤出时间来照看那些花。可是它们实在太娇弱了,有一盆叫不上名字的花又开始萎靡不振,耷拉着脑袋,对我不理不睬,对阳光不理不睬了。我怕妻怪罪,就偷偷地将它扔进了垃圾堆。

    妻回来,看见她的花个个精神饱满、意气风发的样子,便用甜言蜜语奖赏我,几秒钟后妻发现少了一盆花,便扯着脖子喊道:“那盆兰草哪去了 ?”

    我想撒谎说送人了,可是妻的眼睛咄咄逼人。我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不敢看她的眼睛。

    妻在垃圾堆里找到了那盆花,令人惊讶的是,那盆花不但没死,而且开出了极灿烂的小花。妻小心翼翼地在垃圾堆里扒来扒去,万幸的是,它竟然完好无损地在我们面前绽放着笑脸。

    “我以为……”我吞吞吐吐地说,“它活不成了。”

    “有心栽花花不活,”妻忽发感慨,“人还有打蔫的时候,何况是花。它叫兰草,生命力强着呢,你看,就算在垃圾堆里,它一样能开出灿烂的花来!”

    原来这就是兰草,我有些莫名的感动起来。我想到了妻。

    妻是个环卫工人,每天早晨天还没亮就去扫那条又长又宽的大街。我曾想过托关系给她调换个工作,她不肯。“习惯了”,妻总说,“看着自己把大街扫得干干净净,这心也跟着干净、宽敞了。”我拗不过她,只好作罢。现在想想,妻不就是那盆兰草吗?平凡而普通,却静静地散放着属于自己的芳香。

    我有些喜欢那些花了。现在我知道了它们的名字,知道了它们的喜怒哀乐,仙人球、仙人剑喜旱,阳光充足之地便是它们的天堂。绣球、蝴蝶梅、刺玫和灯笼则习性平和,那些挤角旮旯就成了它们的“五星级宾馆”。我和妻依着它们的习性,精心呵护着它们。因为这些鲜花,我们的窗台充满了生机。蜜蜂们经不住花香的诱惑,流着口水成群结对地赶来,多情的蝴蝶也一双一对地翩然而至……

    现在想想,养花还是有些好处的。在生活里放上几盆鲜花,阳光就会永远眷恋而又缠绵,在婚姻里放上几盆鲜花,会让爱情永远芳香怡人。这个城市的公园化建设正迅速地展开并且深入人心,在市中心,在公路两边,我们随处可以闻到花的芳香,随处可以目睹花的绽放,在忙忙碌碌的尘世,在奔跑的街道,这未尝不是一种慰藉,一种止住灵魂疼痛的摩挲。

    因为工作关系,我们又要搬走了。临走,细心的妻找来一块木板立在花前,在上面写下:请照看好这些花!

    我想,不管是谁接着住进来,都该好好地呵护这些花。美是属于一切人的,也需要一切人来呵护。有时,一枝玫瑰会拯救一场爱情;有时,一束康乃馨会安慰母亲苍老的心。

    似乎是为了感激我们这些日子对它们的厚爱,就在我们搬家的那天早晨,那盆月季开出了两朵花,白色的那朵像沉睡的雪,红色的那朵像燃烧的火,我轻轻地捧着,嗅来嗅去。被妻看见了,她取笑我,说我现在的样子简直是个花痴。

(来源:http://mvarabians.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mvarabians.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