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爱情文章

踮起脚尖,看见公主

2018-06-06 14:07编辑:admin人气:


踮起脚尖,看见公主
>

山村偏远,绵延起伏的紫色页岩丘陵好似没有尽头。群山环抱两座水库,泄流出一条小河,从屋场右边经过。田垄坡地紫红色的页岩风化土,呈沙砾样,非常贫瘠,只适宜种红薯。田里年年歉收,一家五口顿顿离不开吃红薯饭。餐餐甜腻的红薯吃得反胃,我常常用心从红薯饭中剜出少得可怜的白米饭,嚼出诱人的米香。还是吃不饱,家里可以果腹的零食,也只有生红薯。无聊时,我经常嚼着红薯,带上家狗阿黄,喊几个小伙伴到水库游泳。有一次跟伙伴们打赌,说我能从水库坝游到库尾。吃红薯不饱腹,下水后游了三分之一,感觉很吃力,有点胆怯,便赶紧游回,让小伙伴们笑话了好久。有时候,找几个小伙伴一起下到河里,摸到三五条小鱼和一些田螺河蚌,回家煮了打牙祭,味道格外鲜美。红薯饭拌尽菜碗里的汤汁,个个打着难得的饱嗝,意犹未尽。

背书包上学堂,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每天却吃不饱饭。学校离家很远,饿着肚子赶路放学回家,总是幻想着能美美地吃上一顿纯白米饭。一揭开锅,里面除了红薯还是红薯,全然没了胃口。胡乱咬几口,实在咽不下。睡到深夜饿醒,肚子咕咕叫着造反。

每天放学回家,父亲喊我替他去放牛。日复一日,牛在山坡上悠闲吃草,阿黄安静地陪着我呆坐着,眺望远处,浮想联翩。起伏连绵的山丘北面尽头,是人人向往的城市。城市离我们不远不近,仿佛有一种磁力,山村里稍稍长得漂亮的姑娘,都嫁到城里或城郊去了。甚至有女孩为了能成为城里人吃上国家粮,嫁一个城里有缺陷的或者娶不到老婆的大男人。看到如花的邻家姐姐,一个一个朝北面出嫁,我心里朦胧泛起酸酸的醋意。我暗暗发誓,我一定要走出这个穷山沟,要改变这个穷乡僻壤,将来活得一定不比城里人差!让城里人不再抢走我们的女孩子!

村里有个女孩叫桂儿,长长的辫子,乌黑的大眼睛,婀娜的身段,透着一股摄人魂魄的水灵。那时上初中,我们一起上学放学。不知什么原因,我们不敢结伴而行,我总喜欢远远地伴随着她后,默默地呵护。有时,悄悄地藏在路边的草丛中,等她快到我跟前,我突然丢出一段小树枝或一枚小石头来,吓得她尖叫。她四处张望,又找不到人,我躲在草丛里,捂着嘴偷偷地笑,心里甜滋滋的。记得有一次,我不知哪来的勇气,突然从草丛中窜出,跳到她身后,猛扯一下她长长柔柔的辫子。看似不懂事的恶作剧,我心里既有说不清的愉悦,又准备着挨骂。没想到,她回过头来嗔笑着,用小拳头捶打我的肩背,嘟囔道:“春伢子,你好坏,扯女孩子头发,长大会没出息呀!”

自此以后,一天又一天,我和桂儿结伴在这条路上行走,我再也不跟她搞恶作剧,反倒像个贴身保镖护着她,牵她趟过涨水的河沟,扶她走过泥泞的田埂。家乡有两座大水库,中间连接一座像天桥一样的过水沟渠,只有30厘米宽,离地十多米高,为了在心仪的女孩子面前表现我的勇敢,我从过水沟渠上走过,走到中间,往下看,腿有些软,心也开始发抖,但我还是保持镇定,不想像游水库一样半道折回遭人笑话。外婆看到了,吓得直拜天老爷保佑我安全无事,我终于坚持走过来了,噗通噗通的心才落了地。初三开学时,我像往常一样,在路上等着她,一直不见她的身影。到了学校,才知道她辍学了。原来,她家有个亲戚在县机关当官,给她弄到一个招工指标,吃上国家粮。那时,能吃上国家粮,对于一个农村女孩来说,是天大的幸福,村里人羡慕不已。而我,心里莫名地隐隐痛了好久。

以后的日子,上学路上没有了桂儿相伴,我满脑子都是她嗔笑的样子,成天唉声叹气,书也不想读了。我恨人世间不公平,为什么城里乡里有鸿沟,工人农民有差别。我想去找她,回来一起开开心心去上学,可我从未去过县城,不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她。

太阳依旧升起又落下,我慢慢地从没有桂儿结伴上学的阴影里走出来。我也不想桂儿笑话我没出息,更加发奋学习,成绩由平平而拔尖,同学老师刮目相看。我们初中分两个班,两班公认的班花,一个叫蓝儿,一个叫红儿,都是学霸兼女神,引得好多男同学崇拜,甚至想入非非。我家里穷,经常穿破衣烂衫,个子又不高大,尽管学习拔尖,还是自惭形秽,不敢接近两位班花,唯恐受到冷眼嘲笑。看着有的男同学对蓝儿红儿傻乎乎献殷勤,我的心里暗自着急,像猫抓一样难受,几次失眠……

蓝儿住在我家的左手边,红儿住在我家的右手边,她们都离我家还有好几里路,我很少在上学的路上碰见她们,一般都是在学校才能见到被人群包围的她们的身影,我只能远远地踮起脚尖,才能看到我日思夜想的公主般高贵靓丽的脸。

我家有棵令人羡慕的大李树,每到李熟季节,我都爬上树去摘,又大又红的李子在绿叶中透亮,我摘了用手擦擦就放口里吃了,那个甜渍就流到了心里。为了让她们接近我,我告诉同学们我家的李子熟了,邀请同学们放学到我家来摘李子吃。一天下午,我正在家里忙着,突然就听到了狗叫和哭喊声,我冲出去一看,我家的阿黄正猛冲向走在同学们前面的蓝儿,喝住阿黄也来不及了,阿黄一口就咬住了蓝儿的裤腿,蓝儿一声惨叫。我飞奔过去一脚踢开阿黄,大骂阿黄:“灾狗子,什么人都咬,也不看人!”蓝儿蹲下去撩起裤腿,鲜红的牙印现出来,泪眼婆娑的样子看的我心疼,不知道怎么办好。这时大人们也出来了,知道是阿黄咬了我的同学,赶紧从水缸旁取来湿湿的泥,搓成团,在蓝儿的腿上滚着,大人说这样是可以粘出狗毛和消毒。我上树摘了好多李子,送给同学们,看着蓝儿一瘸一拐地离开,我心如刀割。入夜,我在床上辗转反复睡不着,蓝儿那狗咬留下的鲜红牙印的白皙的腿显现在我的脑海里,想起古书上说过,男子若看了女子的绣鞋或三寸金莲,一定要娶了那女子的。那我长大也要娶了蓝儿才对得起她。

一晃几年过去了,我考上了大学,从贫瘠的山村走进城市。英俊帅气,招惹许多漂亮的女孩暗送秋波,我借故不予理会,一心想等着梦中的公主。大学毕业后,我进入有名的央企工作,忙于事业,失却联系,梦中公主离我越来越远。后来,我和她们一样,都有了令人羡慕的事业和家庭,过着富足而平淡的生活。不知不觉,三十多年过去了,吃腻山珍海味,出门动步用车,城市的快节奏和钢筋水泥的丛林,令人窒息。我不由自主地怀念餐餐吃红薯快乐的日子,钟情过去猪吃的野菜,弃车徒步穿行山村。有时望着着自己亲自指挥建成的一幢幢高楼,心里涌上几分得意的成就感,突然又有些失落,感慨楼宇筑就人们心灵的隔膜,隔断历史与现实。那个女孩子的声音,仿佛回响在耳边:“春伢子,你好坏,扯女孩子头发,长大会没出息呀!”几个女孩鲜活的面容不时浮现,我在心里默默祷问:“美女同学们,你们现在好吗?”

家乡的土砖房不见了,泥泞的机耕道硬化了,栋栋小洋楼掩映在青山绿水中。有一年,听说家乡延伸水泥路欠缺一些资金,我毫不犹豫捐出修路资金。家乡一个同学家庭穷困,我不忍心她一家几口蜗居危房之中,捐助了部分建房资金。一次回乡,发小同学都来了,我们走在田间山头,重温儿时记忆,心里洋溢着幸福的感觉。我细细打量她们仨:桂儿,这个曾经让我想弃学的邻家女孩,变得更加俏丽妩媚、楚楚可人。红儿,这个学霸女神,知性温柔,透着悬壶济世女的职业仁慈。蓝儿,我梦牵魂绕的公主,高贵大方,不愧知名公司董事长的风范。曾经青涩懵懂的发小男同学,一个个蜕去稚气,变得成熟稳重。我们举杯痛饮,畅叙时光变幻的痕迹。

又一次同学聚会歌厅唱歌,我先送蓝儿回家。我喝了酒,不能开车,由一位女校友代驾,蓝儿和我并肩坐着。细雨蒙蒙,女校友近视,开车水平低,慢腾腾地开到小区门口,保安不开匝放行。蓝儿正在接电话,我冒雨下车与保安协调,引导车子进入窄窄的通道。我衣服沾满密密的水珠,回到车上。蓝儿本能地伸手想去擦拭,却又突然缩了回去,刻意回避着什么。倒车时,我再次下车指挥,蓝儿怕我再淋雨,递过来一把雨伞。女校友来来回回别了好几次,车依然开不出去,蓝儿坐在车上干着急。我只好酒驾,把车小心挪出小区。蓝儿会心一笑,向我投来温婉的目光,那么熟悉而亲切。我忽然感到,再也不用踮起脚尖才能顾盼公主的仪态。车上,虽然蓝儿与我没有更多的语言交流,但那绵绵细雨,那突然缩回的手,那温婉的目光,胜过千言万语。是啊,岁月在不停地描深我们的皱纹,有缘无份的纠结,化作亲情的关切。梦中的公主们,你若安好,便是我最大的幸福。

(来源:http://mvarabians.com)

上一篇:君若相依,我必相惜

下一篇:牢骚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mvarabians.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